地址:徐州市煤建一街2号一六九北院综合三楼
QQ号:3077339836
电话:13641537913
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教研 > 教育教研

我愿把美带给这片贫瘠的土地

作者:admin 发布于:2018-09-12 11:20 文字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      我愿把美带给这片贫瘠的土地

      我原不是搞美术教学工作的,是一件偶然的事促使我步入了美术教学的课堂,并在这里度过了30多个春秋。1952年,我从运河师范毕业,被分配到睢宁县文化馆工作。由于得到一些名家的直接指点,我的画进步很快,先后在报刊上发表了几十幅作品,有些还被选送参加美展。一次,我去新华书店买书,发现人们对国内外的一些名画十分冷漠。作为一个美术工作,我想,人们对于艺术的冷漠,是美术知识贫乏的表现,而要提高人们的审美水平,仅仅靠画家的力量是不够的,必须有一大批人,特别是千千万万的中小学美术教师,从儿童抓起,从美术基础教育抓起,为广泛传播美的知识而辛勤工作。当时正值解放初期,美术专业人才十分缺乏,全县几十万人口只有不到10人的美术队伍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不顾亲友们的劝阻,毅然放弃了文化馆那份颇有前途的工作,决心去当一名默默地传播美的使者,于1955年到县实验小学当了一名普通的小学美术教师。

      在那里,我尝到了当老师的辛苦。白天讲的口干舌燥,晚上备课、批作业,常常熬到深夜。为了尽快熟悉教学工作,掌握教学规律,提高授课艺术,我虚心向别的老师请教,并且一有空就到班里听课,语文、算术、音乐、体育什么课都听,从中吸取有益的经验。有人不解地议论我:教个美术小课,何至于这么认真,整天跑跑颠颠,还熬夜拼命,值吗?但我认为,美术课和其它学科一样是培养人才的重要阵地,正因为这方面的基础太落后,力量太薄弱,我才必须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辛勤耕耘。

      当时的实验小学,其它学科的教学设备还可以,美术课的领域却是一穷二白,一无画室,二无画桌,三无画纸,条件十分艰苦。但当我看到同学们如饥似渴地寻求美的知识,特别是发现有些学生课堂上“吃不饱”的情景时,内心充满了希望。我把那些稍有天赋的同学组织起来,用我的宿舍当画室,床板做画桌,旧试卷反过来当画纸,又凑钱买来笔墨,成立了睢宁县的第一个美术课外兴趣小组。后来,我们终于找到了一间旧房子,利用课余时间带领学生们挑水和泥,捡来碎砖头垒成土凳,拾来破门板、破窗框钉成木桌,清除了多年的蜘蛛网,粉刷了乌黑的四壁。一间当时认为已很漂亮的美术室诞生了,同学们为此欢呼雀跃。在这间简陋的美术室里,我对学生们进行有系统的美术训练,逐渐培养他们观察、记忆,想象、辨别、分析,造型等各方面的能力。孩子们的创造力和他们心灵深处对美的潜藏力是我始料未及的。不久,我们这个小小的天地里诞生了一件件精美的作品,有的还飞往祖国各地的报刊、杂志、美展。孩子们通过自己的作品,述说着他们在党的阳光下健康成长的幸福生活,歌颂党歌颂祖国的伟大成就,表达了他们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思想感情。

      孩子们的进步使我尝到了耕耘者看到丰收后的喜悦和幸福,更加坚定了我献身教育事业的信心。然而没有多久,十年动乱开始,“教黑书、画黑画、育黑苗”的莫须有罪名强加在我的头上,我被剥夺了教育孩子的权利。逆境中我想起了贝多芬说过的一句话:卓越的人的一大优点,是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。我不是什么卓越的人,但我深信逆境中只有迎头搏击才能前进。于是我带领美术组的学生开始了“游击行动”,肩背画板,手提干粮,走遍了睢宁的山山水水。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,孩子们开阔了视野,增长了见识,了解了大自然,提高了对事物的认识能力,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素材。当时,有16幅作品在省里展出,5幅被分别选登在省级杂志上,还有3幅被选入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的第一次全国美展。

     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温暖人心,更使我干劲倍增。这些年的节假日我很少休息,总是带着学生们顶烈日,冒严寒,游览名山大川,参观文化古城,激发他们的创作热情。每次外出,长途跋涉,困难重重,我既当老师又要当妈妈。1982年暑假,我和一位青年教师带30多名学生去东海之滨花果山写生,一路上我搀大的抱小的,遇到溪流山涧,我先下去试试深浅然后再一个个把学生背过去。晚上,先给他们复习语文、算术,再给他们洗澡洗衣刷鞋子,待孩子们睡熟后,我再批改他们当天的写生作业,直到深夜才在最小的孩子身边躺下。就这样,每次外出,孩子们都从大自然中获得了灵感,找到了创作源泉,磨练了意志,锻炼和提高了写生能力。虽然我苦点累点,但心里却感到十分欣慰。

      多年来,我一直坚持在美术组开展“四个一”活动,即要求学生们在美术组争当一名心灵美的小画家,在班级里争当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在社会上争当一名文明守纪的好少年,在家里争当一个勤劳懂事的好孩子,要求他们用美的心灵去作画。因此美术组的孩子大都思想进步,学业优良,有的被评为县市级三好学生,有的出席县、市、省优秀少先队员代表大会。

      美术教学和其它学科一样,面临改革的新形势。我在教学中十分注重课堂四十分钟出质量,始终贯彻三个字……教师的课堂讲授要精炼有趣,突出一个“活”字;学生的基础训练要抓住一个“实”字;教学的全过程要体现一个“美”字。同时教师必须严格要求自己,为保证教学效果,我规定自己不吃透教材不进课堂,不准备好教具不进课堂,不写好教案不进课堂,不掌握学生情况不进课堂。

      孩子们艺术上的进步是离不开老师的指点和帮助的,对此我提倡既放又不放。放,就是尊重学生的劳动,相信孩子们的创造力,老师不包办代替,不束缚学生的手脚;不放,就是在学生积极思考的基础上引导学生观察、比较,从而得出正确的结论,但老师不能把对事物的认识、表现手法强加给学生。一次,在命题画“可爱的家乡”课堂上,一位学生画了一棵果实累累的苹果树。我一看便知他是未经认真思考画出来的,画面上一根根直向上升的枝条上都结满了大苹果。我问他看过苹果树没有,特别是结满苹果的树。他说没有,是随便画的。我首先肯定了他用硕果累累的大树表现可爱的家乡这一主题是好的,不过还要去看看结满苹果的大树是什么样的。第二天他就送来一张新画的画,结满果实的枝条都下垂了,有的垂到了地上,有的还用木棒支起来。他高兴的说:“我是在苹果树下写生的。”从此他非常注意观察,写生描绘能力提高很快,经过几年的努力,终于考入了上海轻工业学校美术系。

      在另一次命题画“爷爷是个老模范”的课堂上,一位同学画了一个老大爷胸戴大红花,笑嘻嘻地坐在堆满家具的房子里。显然,他对题意并未理解。一位老人戴上大红花能说明他是老模范吗?我指出了他画中的不足之处,并建议他走访一些先进人物,希望他通过对生活的细致观察,自己找出画的毛病所在,找到正确的表现手法。后来他放大了人物,减少了不必要的家具,在墙面上增加了多奖状。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画呢?他说:我访问了几个老模范,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:他们非常珍惜自己的荣誉,都用漂亮的镜框把奖状装起来,挂在房间的主要位置上;第一幅画人物太小,家具太多,影响了主题的突出。这幅画后来被刊登在《江苏儿童》杂志上。

      班里一位女生喜欢玩具也爱画玩具,我问她为什么?她说:工人叔叔技术高,玩具做的既活泼又可爱,真是太美了。我家玩具很多,小猴子、小熊猫、小兔子、大象什么都有,就像个动物园。我鼓励她:你能不能把你的有趣的想法画出来,能不能把这些本来不能动的东西画活呢?她经过反复思考,画了一个小朋友给一群玩具照像,画面上写着一句话:“请别动,向这儿看“作为话题,天真稚气,富于儿童生活情趣。这幅画后来被全国中师美术教材选用,还被选送去秘鲁展出。

      随着美术教育事业的发展,我校陆续调入几位年轻的美术教师。作为老教师,帮助他们进步是应尽的责任。我热情地和他们谈心,交流自己的学习体会,帮助他们备课,修改教案。经过几年的努力,几位青年教师进步很快,他们多次为外省市的同志上公开课,受到好评。他们对兴趣小组的辅导水平也日益提高,仅1984年,他们辅导的学生作品就有180多件在国内外展出发表。他们的工作受到各级领导和广大职工的重视和关注,他们大都被评为优秀团员、优秀教师、文明教工等。有的同志问我:“这些年你把不少精力用在青年教师的业务提高上,自己不受影响吗?”我说:“我应该这样做。人们不是常把教师比做红烛和渡船吗?是红烛,就要有自我牺牲精神;是渡船,就要乐于不断地把别人送往彼岸。”

      近几年来,我校美术组的老师们和文化馆、县中的美术老师们齐心协力,密切配合,为祖国培养了一批批美术人才,每年都有一些学生被中、高等美术院校录取。我校的儿童美术作品共有300多幅先后被国家选送到日本、美国、苏联等六大洲40多个国家展出,在国际比赛中有8个学生获金牌和金质奖章,两个学生获铜牌,2个学生获荣誉证书和一个特别奖,最近又有两名学生的作品在苏联获奖。1981年南斯拉夫国际儿童画比赛中,中国有15件作品获集体金质奖,其中有5件出自我校学生之手,为祖国赢得了荣誉。1986年“六.一”国际儿童节,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了“睢宁儿童画”,受到了首都各界的好评,睢宁县被誉为“儿童画之乡。”最近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睢宁县儿童画选集。

      在贫瘠的土地上耕耘,需要付出辛劳,但当这片土地上开出美丽的花朵,结出丰硕的果实,付出的那些又是多么微不足道啊!

原载国家教委办公厅主编的《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》